⚽网上真人龙虎⚽注册入口【LD688.TOP】提供足球竞猜最新安卓版iphone版下载,体育投注玩家最新赛事预测和官方直播APP资讯,多元战术,智能AI!

好吃難咽的“獎金”——徐州市政協原副主席張引受賄、濫用職權案剖析

在此之前,他是一名風光無限的副廳級領導干部,走到哪裡都是鮮花、笑臉和恭維﹔在這之后,他原形畢露,成了“被人戳脊梁骨”的腐敗分子。

“走到這一步,我不知流了多少眼淚,不知痛哭多少次。”在接受記者採訪時,張引后悔不迭,聲淚俱下,表示對不起家人,對不起組織,對不起社會。

2014年5月20日,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受賄罪、濫用職權罪,判處張引有期徒刑11年。

張引案的最大特點在於,他並未大肆收受企業或個人的賄賂,而是利用職權,不光收受轄區街道辦事處等單位“孝敬”的拆遷獎,還巧立名目給自己濫發獎金。而這些錢,都是公款。

“這也不是我個人去索要、去拿,也不是就給我一個人的,所以就拿了。”在監獄服刑的張引,面容憔悴,談及獎金問題時語速陡然加快,但隨即神情黯然,語調轉低。他表示,“貪欲思想主導了我,所以我放鬆我自己,就走到這一步。”

張引屢次說,如果讓他從頭再來,就算把他打死,也不會要一分錢了。言語中滿是悔恨。

可惜的是,世上沒有如果,隻有后果。他在金錢面前節節敗退,財迷心竅,給自己釀了一杯人生苦酒,也給家庭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傷害。

張引也曾有輝煌歲月。軍人出身的他,最大的特點就是勤奮,干起工作來激情似火,不知疲倦。他曾經給自己立下一條規矩:任何人的東西都不收。

靠著勤奮和組織的培養,2006年5月,47歲的張引出任徐州市泉山區代區長、黨委副書記,2008年任區委書記,直至2012年6月升任徐州市政協副主席,10月卸任區委書記,他在泉山待了6年多。

張引的違紀違法行為主要就發生在泉山任職的6年多。這6年,也是他思想變化最大的6年。如果說之前,他大體還能守住法紀底線,潔身自好的話,這之后,他已經滿不在乎了。

泉山區是徐州市的核心城區之一,經濟實力雄厚。在這裡,張引一方面“大開眼界”,一方面自慚形穢。

他在懺悔書裡寫道:“看著那些老板住豪宅開好車,穿名牌出入高檔會所,燈紅酒綠紙醉金迷,過得何其瀟洒自如……比比自己,沒日沒夜地加班,有時招商引資還要賠著笑臉,每個月就拿這點工資,覺得太虧了!我自感層次比他們高,文化水平又比他們高,憑什麼不如他們?想想心理就失衡。”

他開始患得患失、心浮氣躁,靜不下心來工作,也靜不下心學習。把黨紀條規、法律法規束之高閣,從沒有翻開看過一眼﹔參加上級組織的學習培訓,也當成是放鬆休閑的大好機會。

有人介紹了一個民間非法集資項目,稱年息高達30%。他聽后大為動心,東拼西湊了一大筆錢加入。

他自稱,那段時間,想到一年能獲得30%的利息,“夜裡睡覺都能笑醒”。沒想到的是,錢扔進去不到一個月,該項目的老板就卷錢“跑路”,結果是血本無歸,欲哭無淚。

特別是其前任區委書記因受賄被查處,給他很大震動,讓他對於以權謀私、收受賄賂心存顧忌。

“既要收受好處,又不受到法律懲處,就想打個‘擦邊球’。”回憶自己的“貪路歷程”,張引如是說。

當天,泉山區某街道黨工委書記代某打電話給張引,稱一個征地拆遷工作剛結束,要過來向他匯報工作。張引有點納悶,街道的拆遷工作,有什麼好匯報的?

代某到了辦公室,不痛不痒地匯報了工作,忽然從包裡拿出了一張存折,說:“張區長,這是我們街道發的拆遷獎,這是你的那份兒。”不等張引反應過來,代某已起身告辭。

“街道給我發獎金?”拿著錢,張引忐忑不已,考慮到並不了解情況,他想錢還是不收的好。過了幾天,他打電話叫來代某,把存折退了回去。

兩個月后,該街道另一拆遷項目結束,這次,代某沒登門向張引“匯報工作”,而是指使下屬支取了1.8萬元,請區重點辦主任夏某以所謂拆遷獎金名義轉送。

原來,近幾年,徐州市城市建設日新月異,為了推進城建和拆遷工作,市政府出台文件,明確完成拆遷任務,可以給予適當獎勵。泉山區處在新城區和老城區交匯之處,征地拆遷工作面廣量大。於是,區政府與下轄街道簽訂了拆遷包干協議,明確“經費包干、結余歸己,超支自付”。也就是說,隻要完成任務,經區政府審批,區裡撥付的拆遷經費中,有部分可以作為獎金發給參與拆遷的工作人員。

“拆遷工作沒有區長的支持,無法及時完成,區長功不可沒,這是你該拿的,大家都有的。”夏某說。

他好像一下明白了,這是泉山的“規矩”,發點、拿點,是對工作的鼓勵,理所當然。況且,大家都拿了,你憑什麼裝清高?這次他沒再給代某打電話,欣然收下。以后,他對代某等人的職務升遷、任用多有“關照”。

有了第一次,之后再拿“獎金”,張引就心安理得,再沒有開始的小心翼翼、忐忑不安。

辦案人員告訴記者,張引收受的140余萬元賄賂中,有130余萬元是各單位以“獎金”名義所送的錢財。

泉山區某街道黨工委原書記魏某與張引很熟,為感謝張引對他的“關照”,並為長遠“打算”,魏某先后6次以拆遷項目“獎金”為名,向張引賄賂共計21.5萬元。

特別是在2009年11月第一次以拆遷項目“獎金”名義給張引送錢時,魏某為了與張引搞好關系,想多送點錢給他,將賬做成了“政府有關領導”2人,每人2萬元,最后魏某將這4萬元都送給了張引。

魏某做事非常小心,送的“獎金”在財務處理上都使用會計人員或街道工作人員的名字,沒有出現張引等領導的姓名,而且做賬時因送張引的“獎金”金額太大,每次都用兩三人的名字代替。這也是給張引送錢單位的普遍做法。

張引對於“獎金”如痴如狂。他在全區干部大會上多次講到廉潔自律問題,稱勤政是幸福源泉,廉潔讓人生平安,教育黨員干部要廉潔自律,逢年過節不許送錢送禮。但話鋒一轉,又說“拆遷工作中發的獎金是可以拿的”。

說者“有心”,聽者更“有意”。許多街道和區直部門的領導正發愁如何與張引搞好關系,這下有了“充足”的理由。甚至一些沒打算送錢的干部也都知道張書記“好這口”,爭相給他“孝敬獎金”。於是,張引拿到的拆遷獎金“芝麻開花節節高”,一年比一年多。

當享受下級部門的“孝敬”成為習慣后,一旦長時間拿不到“獎金”,張引還會主動打電話“詢問”項目情況,要求加快進度,並暗示說:“一線同志很辛苦,該鼓勵的要鼓勵啊!”基層干部們“心領神會”,很快給他奉上“獎金”。

更令人驚訝的是,2012年下半年,張引即將離開泉山,這個時候,他還“惦記”著一些沒到手的“進項”。他讓屬下加快進度,“獎金抓緊發掉”,甚至有個項目還在進行中,“獎金”就已經提前送到了他手上。

辦案人員告訴記者,除了拿下屬各單位送的拆遷“獎金”,張引還擅自決定,採用自定項目、重復發放、繼續發放已明令取消的獎項等形式,以“財政上台階獎”、“財政平衡獎”、“收入目標獎”及“城建重點工程獎”的名義向泉山區四套班子領導及部分財政干部發放獎金共計1040余萬元,他個人實得人民幣50余萬元。

以所謂“財政平衡獎”為例,該獎是泉山區私設的項目,上級沒有任何文件規定。2009年至2012年,張引在明知沒有任何獎金發放依據的情況下,擅自決定並指使下屬先后4次用財政資金違規發放“財政平衡獎”355萬余元,他個人實得15萬元。

為以防萬一,在一次主持區委常委會期間,張引將發放“財政平衡獎”的情況向其他常委作了通報。雖然大家知道不能發,但在金錢誘惑下,沒有人明確反對。

對於張引收受所謂拆遷“獎金”的行為,有人說,這就是發放獎金,而且有徐州市政府的文件規定作憑証,因此不能認定為違法,隻能定為違紀。

對於張引濫發獎金的行為,有人認為,這是給下屬謀福利,為了激勵更好地工作,充其量是違紀,怎麼是犯罪?

對於第一種意見,辦案人員告訴記者,雖然張引拿的錢名義上是拆遷“獎金”,但張引對大部分拆遷項目沒有過問,更沒有到一線工作,所謂獎金只是個幌子,哪有下屬單位給上級領導發放獎金的?給張引發獎金的單位也明知給他發不對,因此,在獎金的財務處理、領取手續上都不出現張引的名字。

況且,張引收受的所謂“獎金”,背后都有請托謀利事項,他本人也交代,明確知曉下屬單位的獎金是不應該拿的,相關人員以獎金的名義送錢的目的是為了在個人職務職級晉升、子女家屬工作等方面請他予以關照。雙方在發放和收受所謂“獎金”的意思表示上心照不宣,就是以獎金之名行賄賂之實。

對於第二種意見,辦案人員說,張引明知國家三令五申,嚴禁私自濫發各類獎金,仍個人拍板、擅自決定,4年間動用上千萬的財政資金,為少部分人發各種獎金,造成巨額國有財產損失。其濫用職權的行為與造成的危害結果之間具有直接的因果關系,對其依法應以濫用職權罪定罪處罰。

張引在泉山違規發放、領取“獎金”,嚴重影響了當地的黨風和政風,導致當地出現了有的干部干工作沖著獎金去,沒有獎金就沒有工作動力的不良風氣。

因為泉山“獎金”豐厚,在當地,一度甚至出現有的干部要被調離泉山的時候,堅決不同意,寧可在泉山退休,也不願意到市級機關部門任職。個別已經被調離的干部,為了多拿獎金,也多次提出要回泉山工作。

事實上,泉山的“獎金”只是肥了某些蛀虫,普通的工作人員反而獲利不多。比如,2011年9月,泉山區農水局以水環境綜合治理獎勵為名發放獎金49.5萬元,其中張引等區領導和區農水局長獲利頗豐,而真正在一線工作的區農水局工程科人員一分獎金也沒有!

“我對轄區內大大小小的項目如數家珍,生怕放過每一次被‘孝敬’的機會。捫心自問,真正一心一意扑在項目上的心思又有多少呢?”案發后,張引懺悔說,在他的思想意識裡,收受別人錢卡才是腐敗,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利用手中權力私分、收受下級獎金同樣是腐敗,“自認為這種行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,就像皇帝的新裝,陶醉其中。看起來冠冕堂皇,實則欲蓋彌彰。”

當了領導后,我開始放鬆了學習,放鬆了自我要求,好話聽得多了,腐朽的東西乘虛而入,享樂主義思想便佔據了主導地位,開始放鬆了自警自律自省。后來發展到錢物不論多少,不論是上級發的,還是下級單位以獎金名義送的,來者不拒。對錢的貪婪使我越陷越深,直至麻木不仁,最終不能自拔。面對自己大量違紀違法事實,我時刻反思自己,反思這些年思想蛻化變質的軌跡,剖析靈魂深處,清掃層層污垢,越是深挖,越清楚地看到我腐爛的根源。

(一)不注重學習,理想喪失,思想蛻變。我曾經也是一個辦事公道公平,認真負責的領導干部,活得輕鬆、單純。但是由於不注重學習,信仰逐漸淡薄,失去了理想,沒有了方向。多年來,黨內文件我是一目十行,看過就丟,根本就不放在心上。黨紀條規、法律法規更是放在書架上當成擺設,束之高閣,卻從沒有翻開看過一眼。參加上級組織的學習培訓,我當成是放鬆休閑的大好機會,根本沒有理解組織上的良苦用心。區裡有大會小會,稿子從來都是交給秘書來寫。主席台上我像模像樣地解讀政策文件,會議結束后,講過什麼內容我根本不記得。學習流於形式,導致了我對黨的方針政策、黨紀黨規的認識非常膚淺,有的甚至聞所未聞。哪些事該做,哪些事不該做,思想上沒有了是非界限,心理上沒有了敬畏感。說我是個法盲,也不是不懂不知,而是置法律於不顧,放縱權力,拿黨紀國法當兒戲。不守法才是心中無法之盲、目無法紀之盲啊!目無法紀就會私欲膨脹,為所欲為,無所顧忌。追逐金錢成了我唯一的精神動力,我在金錢面前節節敗退,一步一步滑向深淵,變得患得患失、思慮重重、心浮氣躁。到今天我才明白學習不是一朝一夕,更不是一時一刻,而是要終身學習,注重終身的改造。過去我人在組織,心卻被狹隘和金錢所俘虜、私欲所佔領。今天我醒悟了,從內心深處徹底認清了自己所犯錯誤的嚴重性和危害性,那就是做任何對不起黨對不起人民的事,都將失去一切,都要為之付出慘痛的代價!

(二)貪欲之心,使人生觀、價值觀扭曲。我不能正確認識矛盾,辨別是非,總是戴著有色眼鏡看問題,看極個別消極現象。我把自己所作所為看作正常的事,認為發點拿點,是對工作的鼓勵,理所當然,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,最終沒有經得住誘惑。由於我利欲熏心,自私和貪婪不斷升級,收受錢物一年比一年多,那些違紀違法所得像是偷來、搶來的錢一樣,既讓我的貪心得到一時滿足,又讓我備受黨紀黨規威懾和尚未泯滅的良知、道德的折磨。在這種扭曲的心理中,人生觀、價值觀漸漸偏離了正確的軌道。我喪失了艱苦奮斗、無私奉獻的精神﹔喪失了堂堂正正做人、干干淨淨做事的原則﹔背棄了當初為人民服務為社會做貢獻的誓言。獲取金錢、貪圖享受佔據了我的思想、侵蝕了我的靈魂,平時所思所想就是如何賺錢,如何獲得更多的財富,我的思想意識裡隻剩下赤裸裸的金錢了,因此在物質面前,我放棄了抵抗,而是敞開大門,最終倒在了陷阱裡。

我拿“獎金”是公開的,特別是擔任書記后,“獎金”一年比一年多。這還不夠,我甚至巧立名目私分公款,表面上用獎金鼓勵先進,實則是為了個人斂財的方便。剛開始時,自己拿的比別人多心裡還膽怯、害怕,后來逐漸心安理得,覺得不夠就用財政的錢配套,再后來發展到隻要是重點項目,就列支發錢。拿著這些錢,自認為是填補自己平時工作的辛苦和壓力,是勞有所獲。我開始把個人正常的工作付出和合法收入以外的不義之財挂鉤,從自我安慰中尋找平衡,有時長時間拿不到“獎金”,我還會主動打電話“詢問”:項目進行得怎麼樣了,加快進度啊,大家都比較辛苦,該鼓勵的要鼓勵啊!得到了這種暗示,他們也就心領神會,甚至有的項目還在進行中,“獎金”就已經到位了。我對轄區內大大小小的項目如數家珍,生怕放過每一次被“孝敬”的機會。捫心自問,真正一心一意扑在項目上的心思又有多少呢?在我的思想意識裡,收受別人錢卡才是腐敗,卻沒有意識到自己利用手中權力私分、收受下級獎金同樣是腐敗,自認為這種行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,就像皇帝的新裝,陶醉其中。看起來冠冕堂皇,實則欲蓋彌彰。

(三)宗旨意識被物欲橫流沖垮。隨著思想蛻變,為人民服務的意識淡薄了。看著那些老板住豪宅開好車,穿名牌出入高檔會所,燈紅酒綠紙醉金迷,過得何其瀟洒自如……比比自己,沒日沒夜地加班,有時招商引資還要賠著笑臉,每個月就拿這點工資,覺得太虧了!我自感層次比他們高,文化水平又比他們高,憑什麼不如他們?想想心理就失衡,對待工作對待人民群眾表現得越來越麻木,越來越冷漠,絲毫感受不到黨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,魚水之情。這幾年經濟在發展,但有些民生保障問題還欠賬很多。有的困難群眾因為經濟困難自願放棄重病治療﹔轄區內大片危舊房,腳插不進去,頭抬不起來,屋外下雪、室內成冰。我不想更不敢看到上訪群眾期盼的眼神,黨組織培養了我,人民群眾才是我的衣食父母,可我在金錢的誘惑下一天天喪失了共產黨員的愛民之心、為民之情。內心的貪欲戰勝了良知,越來越難以控制,防線被無情地沖垮了,一發不可收拾,真如激流放舟,一瀉千裡啊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